花蓮勝安宮

現在巍峨聳立的 空無極天上王娘娘下降聖蹟紀念碑之處,當時是一間矮小 的茅屋,王娘娘選擇這戶貧窮人家,除開是緣分,也表示了憐憫苦海蒼生悲願。這間不起眼的小茅屋,在日據時期前花蓮縣議會議長葉祐庚,為躲空襲「疏開厝」,抗戰勝利,台灣光復,才租予從宛裡遷居花蓮的張煙、林金枝夫婦。張家育有三子,老大張村、老二張樹、老三張東,賣蔬菜維持家 庭生活。他們在花蓮市中央市場認識由大陸逃難來臺的蘇烈 東,並撥一個房間給他棲息,遂成患難之交的朋友。在張煙 去世不久之後,從故鄉來了一位術士名叫添丁兄,探望張家大小,獲悉老友張煙去世了,唏噓不已。林金枝知道添丁兄略諳乩僮的竅要,懇請施法「關亡魂」-即下陰府入地獄探望張煙的狀況。添丁兄基於道義之情,答應在夜晚十時「施法」;好奇的蘇烈東也參加了他生平第一次的「法會」。 從晚上十點到翌日凌晨三點,添丁兄口中念念有詞「施法」,並燒掉符咒,依然無動靜。張家三兄弟因辛勞的工作,受不了熬夜之苦,都紛紛入睡。祇有蘇烈東一人似乎進入催眠狀況,口中喃喃而語,但是語音模糊。


添丁兄對蘇烈東的情況有點詫異,推不醒、叫不應的狀況,自黎明將臨,萬一出人命不好玩的,在內心無比的惶恐下,便悄悄的溜走。這一幕殘局,最後由因緣際會的林再添 來收拾,並在瑞氣氤氤中,使雲遊而過的王母娘娘竟下降顯聖,締下黃衣因緣。林再添,居住鳳林鎮,幼時與伯父學 過「關亡魂」,便起了一個大早,去探究竟。當林再添抵達 張家時,沒有法師鎮壇,只有蘇烈東那幅叫人乍舌的模樣。林再添手快心靈,立刻取來桌上的金紙畫下符晝,當場火化 給蘇某服下,結果,蘇某竟然開口了,嘹亮的聲音與現在勝安宮的勝化堂壇中神語一樣,在旭日東昇中,蘇某的聲音驚動了張家大小,也驚動了附近的居民。林再添便適時的扮演了「頭仔」的任務-也就是看神字、譯神語的工作。這是王娘娘下降救世的第一次,並表示:因與諸鳳妹雲遊經過,嗅茅屋清香直上九霄,特下凡巡察,感覺福地有緣,決意在此 駐蹕一段時日,救世度眾。


數日後,蘇烈東又在王母娘娘附身下起乩,指示:「備妥八仙桌三隻,菜刀十八支,齋菜二十四碗,以便祭煞之用。如菜刀購買不便,可買一支,另十七支用紙張剪成菜刀模樣,由我自化即可。速辦。 


下午三點多,蘇烈東沐浴整裝出來之後,當時大家腦中渾渾沌沌,不知王娘娘何時降臨,祭煞的程序又是如何?忽然,蘇某眼睛一閉,躍上重疊的八仙 桌上,指示將十八支菜刀奉上,並作手勢、打手印,對空中 施法一番,展現王娘娘首次的法力,自從添丁兄開溜之後, 附近搖曳的翠竹,含苞的葉心竟紛紛墜落。但經過王母娘娘祭煞之後,翠竹的葉心卻嘎然中止墜落。據說:當晚添丁兄廣邀諸神之時,也包括了地祇神(俗稱好兄弟仔),開溜時,匆忙間未及送回,地祇神便以葉心墜落,暗示求助及求食。王娘娘的祭煞即與此有關。林金枝自從添丁兄虎頭蛇尾的開溜之後,心情憂悶,又受到風寒侵襲,染患了上吐下瀉的惡症,幸王娘娘賜下爐丹飲用,才告 痊癒。王母娘娘靈異事蹟,很快的傳遍東台灣,從台東、富里,玉里來的信徒,絡繹不絕,因為有求必應,香灰爐丹已成善男信女祈求的靈藥,大病小病皆可一服見效。

註:部份圖片及資料來源至官網或網路資訊,如有不正確或禁用請通知我們處理,謝謝。